互联网下一个十年,有他的位置

摘要:善于把握大势、拥有靠谱的同行者雷军、自身特立独行的性格,少了哪一环,都可能无法成就今日的李学凌。

互联网的上一个十年,BAT说了算。互联网的下一个十年,也许会属于TMD。但,总有不甘心的人,比如李学凌。

3月5日,欢聚时代宣布完成对海外视频社交平台 BIGO(BIGO Technology Pte. Ltd.)的全资收购,交易总金额约为14.5亿美元。收购前,欢聚时代已持有BIGO 约31.7%的股份,此次则将剩余68.3%的股份一并收入囊中。

有媒体评价称,此次收购行为是“中国社交网络公司罕见的一次海外同行并购”。实际上的BIGO与欢聚时代可不仅仅是同行关系,两个品牌还出自同一人之手,即欢聚时代(YY的母公司)董事长李学凌。

早在2014年11月,李学凌将原来的YY移动新产品部独立出来,取名“BIGO”,意思是“Before I Get Old”,李学凌说这个名字寄托了他的心愿,“希望在自己变老之前,能够做一个新的、有趣的、有价值的国际化产品。” 

依托为用户提供本地化服务,如今的BIGO已经在东南亚、南亚、中东、美洲等市场取得了优势地位;同时BIGO还在技术领域聚焦AI,YY本身也拥有出色的AI团队。此番收购完成之后,李学凌手中的两支人工智能团队可能会深度融合。

在今年1月的YY年度盛典上,董事长李学凌曾表示,2019年的战略核心会专注在两件事情,第一是人工智能,第二便是全球化。

YY收购BIGO后,李学凌给公司员工发了内部信,信中显示出李学凌不小的野心,他要使YY成为世界领先的视频社交媒体平台公司。

如此看来,BIGO是李学凌早在2014年就安排布置下的一枚棋子。

借BIGO这枚羽翼日渐丰满的棋子,李学凌赶上了中国企业出海和人工智能的浪潮。追逐风口浪尖,是李学凌的一贯作风。

“互联网公司就应该去一下纳斯达克” 

2000年的中国掀起互联网大潮,网易、搜狐、新浪顺势而起。当时身为记者的李学凌写过不少堪称经典的报道,《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搜狐》、《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网易》、《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新浪》,业内人称“凌三篇”。

人们常说写而优则仕,作为互联网新闻的开拓者,李学凌却走上了另一条道路,自立门户,创办游戏资讯专业门户网站——多玩网。

 李学凌喜欢打游戏。每天晚上9点下班之后,办公室的人都会聚在一起打游戏。但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,李学凌打着打着就嗅到了新的创业机会。 

“整个公司都会在一起玩游戏,但是有的时候,一些人不在办公室里,而是在其他地方玩游戏,这时候我们发现与他们交流起来会出现困难。打游戏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打字?我们希望一帮朋友在打游戏的时候能够通过语音自由聊天。”

于是2008年YY语音客户端诞生了。

李学凌并不满意YY停留在游戏语音产品的初级阶段,他习惯把事情到极致。有时候很晚了,人们还能看见他停在公司门口的车,牌号是“942YY”,意为“就是爱YY”。当一种热爱化为行动,结果自然不会太差,YY被发展成集多人语聊、网络K歌、远程教育等多用途的语音社交平台。

YY的成功在李学凌看来,更像是一场“在刀尖上的舞蹈”。不仅要费心费力地打磨产品,还要面对大佬的“甜蜜诱惑”。2008年底,史玉柱提出5000万美元收购“多玩”;两年后,腾讯愿出资1.5亿美元现金收购,外加40%的股份。两次收购,李学凌都没答应,他想的更多的,是安心做产品,不抢风头,少做宣传。

“以前有人老告诉我竞争对手做什么,我说你不要告诉我,那样我就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。”李学凌认定,只要能抓住用户的硬需求,用户会自己找到你的产品。他坚守着“不卡不掉不延迟”的七字真经,韬光养晦。

夫唯不争,而天下莫能与之争。李学凌的“七字真经”为YY赢得口碑,也为YY的成长赢得时间,避免了被巨头消灭在摇篮里的命运,但如果要真正站稳脚跟,上市是YY必然的选择。

李学凌一直有个“纳斯达克情结”,“毕竟我们这批早期做互联网的人有一个情结,那时候觉得做一个互联网公司就应该去一下纳斯达克。”但要打动美国的投资者并非易事,加之从2009到2011年,YY持续三年亏损,直至2012年才开始扭亏为盈。

数据来源: 欢聚时代、新浪科技

但产品简单、商业模式清晰的YY还是给了华尔街投资者们不错的企业成长想象空间。此外,自2012年一季度开始,YY连续四季度保持盈利,净利润的季度增长率达到21.9%。到2012年9月,注册用户更高达到4亿。 

大规模、高粘度的用户基础,再加上被验证的商业模式,李学凌终于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。2012年11月21日,欢聚时代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。

第三方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Tower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1月,中国视频及直播类应用在海外App Store及Google Play下载量及收入排名TOP20,其中YY成为最多产品入围双榜单的企业,李学凌的野心如今正在一点点转化为现实。 

李学凌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,做任何东西都要借助一个风口,不能逆风。这话听上去有些似曾相识,总能让人联想到雷军那句著名的“只要站在风口,猪也能飞起来”。 

但雷军与李学凌的交集可能远不止这一句话。

“认识雷军是特别大的幸福”

李学凌的微博寥寥可数,除了为自家产品打榜,就是与雷军的互动。

但李学凌与雷军的第一次打交道,可远没有现在这般友好。1998年,身为记者的李学凌,写的第一篇稿子就是关于金山的负面报道,批评金山的wps产品。后来雷军在接受采访时说“李学凌是一个很有自己观点的人,他批评我们的东西还是讲在了点子上,很有深度。”

也许彼时的李学凌还没有意识到雷军对于他的巨大意义。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雷军将不再是他笔下的报道对象,而是李学凌创业路上的导师、军师,更是他的天使投资人。

就在李学凌离开媒体准备自己创业的同一年,他与雷军结识。离开卓越和金山之后的雷军,三年间投资了凡客、拉卡拉、UC以及李学凌的首个创业项目:多玩游戏网。与其他项目不同,雷军给了李学凌100万美元,而雷军每笔投资平均下来只有200万人民币。

雷军比李学凌大五岁,他曾经评价李学凌是“志存高远而又脚踏实地”。对这位小老弟,雷军显得格外“偏爱”,不仅舍得为他花钱,心思也没少花,“多玩”的名字就源自雷军的创意。 

当时的雷军正在台湾出差,他看到一瓶水的名字叫“多喝水”,觉得名字不错,便把网站起名叫“多玩”,早期多玩游戏的宣传语就是“多玩游戏多喝水”。

小老弟的表现果真没让雷军失望。 

欢聚时代是“雷军系”里第一家上市的公司,上市当天,雷军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喜悦,但又刻意低调不愿抢李学凌的风头。雷军手里一直拿着小米二代手机,记录着YY上市时刻,不断与人微笑合影。

根据欢聚时代的招股书,当时雷军和李学凌分别持有欢聚时代23.8%的股份,同为最大股东。以当时的开盘价计算,李学凌身价超过1.13亿美元,雷军获得了112倍的账面回报。六年过去了,李学凌以百亿财富跻身胡润全球富豪榜,雷军则凭借小米的上市拥有了千亿身价。

提到雷军,李学凌也承认“人生能够认识一个比自己大五岁、比自己更成熟的人是特别大的幸福。他的综合判断能力、他的思想成熟度,正好能够帮到你现在的状态。”

“我要在身体里植入芯片“

提到YY,人们眼前总会浮现一只胖胖的小浣熊,李学凌也常说自己就是集团logo的原型。不过,现实生活中的李学凌可不像浣熊那样憨厚呆萌。 

熟悉他的人,其评价可谓恰如其分:“一个懂内容又了解用户心理的人;一个懂技术又知道怎么做产品的人;一个有远见、能先人一步的人。”

在互联网与大数据时代,众人都在唱衰传统公司优势不再,李学凌抛出了与众不同的观点。2014年的百度联盟峰会,李学凌就曾经表示,未来十年互联网公司就会消失,要警惕传统公司反过来颠覆互联网公司:

“不存在什么公司叫互联网公司,什么公司不是互联网公司。大家用的手段和方法,其实都是一样的。互联网公司要敢于进军以前不敢进军的领域,要敢于学习以前不敢学习的传统。比如说雷军做制造业,这在以前的互联网行业是逆天。互联网公司做硬件是不可想象的,但反过来讲,互联网公司应该小心被传统公司颠覆掉。”

行业眼光独到,生活中李学凌也追求特立独行。

去年十月份,李学凌发了一条朋友圈,说自己已经在身体内植入了一个芯片。这条朋友圈把他送上了热门。虽说芯片植入技术(VeriChip)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概念,在瑞典也有超4000人在体内植入芯片,但在国内,李学凌是第一个在体内植入芯片的正常人。 

他在朋友圈中描述了芯片植入的全过程:“很高速地弹射出去,‘啪’的一声就打进去了,没有一点疼感。”李学凌说,自己植入的这枚芯片,可以测量很多跟血液里面成分相关的各种东西。

不过,李学凌植入的东西似乎与“人体植入芯片”存在着一定差距。就他发布的照片看来,有一个圆环状的器件附着在皮肤表面,而更多的后续文章表明,李学凌植入的是进行实时组织间液的葡萄糖水平监测传感器,而并非人们了解到的人体芯片。

芯片也好,传感器也罢,但李学凌勇于尝鲜、敢于冒险的精神,也是创业者身上必不可少的素质。

有人曾说,无论是一家企业或是一个人,都一定是时势造英雄,而非英雄造时势。顺流而上,这是手法。形势好了,才有机会成为英雄。至于最后能否真的成为英雄,还要看本人的性格和与他同行的人。

如果用这句话来对照李学凌,应该是很合适的。善于把握大势、拥有靠谱的同行者雷军、自身特立独行的性格,少了哪一环,都可能无法成就今日的李学凌。

本文为 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(https://www.wohpc.com)投稿作者:艾问iAsk 的原创作品,责编:矫薇。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:。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观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操作太快喽,请输入验证码

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。

看不清? 点击更换
确定